华樱会楪·克里斯蒂安·利恩

【石髭】短刀石切丸(四)

  本丸的审神者似乎深受幸运之神的眷顾,凡是时政下达新刀限锻令,只需把应有的资源投入锻刀炉,那么等时间一到出来的必定是那把限锻刀。即使让众多审神者挖到吐的大阪城短刀,只要是他本丸派去的队伍必有收获。不过只去了一次审神者们戏称要挖塌了的那座山,就带回了三条家的老爷爷。

  而小狐丸和鹤丸国永则是一开始就在,他们是时政对当时那一批审神者的新手福利,比之其他时期的新手审神者初期战力有了保障。需要战扩和联队战才能得到的刀也轻而易举得手。既然其他审神者有非极必欧定律,那么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就有欧极必非的功效。对于其他人来说只能想想的刀,他想要就得到,反而是对其他人来说特别容易的部分短刀胁差打刀太刀,他想要他们难如登天。

  栗田口的胁差双子是锻刀炉抽风,才愿意降临在这座本丸。据说当天对面栗田口家的老大哥一期一振喜极而泣,搂着他俩不愿意撒手直说既然这座本丸连胁差都可以锻出来了,那有生之年也能锻出栗田口的一群小短刀们了。至于现有的短刀,今剑是由狐之助的引导,首次锻出。至于其他短刀,除了大阪城挖出来的那几位,连个影子都没有。

  用0050这种必出短刀的公式也没用,锻刀炉会炸的,嘭一声那种爆炸的。再经过不死心的近百次尝试,审神者放弃了锻短刀,转而去最容易遇见短刀的地方,可惜哪里对他称得上是万径刃踪灭,连一位短刀的头发丝都没遇见过。或许这也是一点他比其他人都要容易得到欧刀的小代价?

  姑且不论审神者诡异的运气问题,石切丸消灭了盘子里最后一块点心,又喝了一点茶水把口里腻味去掉一些,郑重的接过特制版时空罗盘(其实和平时的也没差,就是颜色更鲜艳点,时间地点更陌生一点)。“全员都会完整回来。”

  “任务完成前,不可对除参与此任务之刃提及此事。”

  “是。”

  几位被编入队伍的刀剑眼含探询,多数都没有太大好奇心。但毕竟是自己参与的任务,怎么说都要圆满完成才是。今剑仗着身材娇小又有同刀派的情谊迅速挤到石切丸身边,问出所有参与刃的疑问。

  “石切,主公大人说的特殊任务是什么呀?”

  石切丸左右看了看,围上来的都是审神者指定的队伍人员,其他刀剑都没怎么注意,只当和寻常出阵差不多。把食指放在唇前示意他们小声,这才把任务慢慢道来。

  “咔咔咔”山伏国广一开口就是那标志性的大笑。“这也是一种修行啊。”僧刀性本豁达,即使知道可能会遇见主公的残魂仍能放声大笑,毕竟……“主公现在就在本丸。”

  不管遇见什么,但主公一直在本丸等我们归来。

  所以,遇见他的残魂也不要性急 因为他并没有真的死去。

  藤四郎的胁差鲶尾抖了抖两搓呆毛,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山姥切国广拉下白布,几乎要遮掩住整张脸庞。“走吧,该出发了。”

  他们降落在一片大地,四周绿意盈盈,地里还开满了不知名的小花,不远处像是一座森林。天气晴朗,派今剑先去侦查有无危险,而石切丸他们就在原地静待。虽然说石切丸现在也是短刀,但毕竟曾经是一把大太刀,而大太刀的侦查……不说也罢。

  鲶尾藤四郎瞩目记忆里不曾见过的风景,扒拉下来一朵带着根白花打算拿回去送给兄弟,一起养着,虽然他也如他的兄长兄弟一般在大阪城的火焰里失去了记忆,但来到本丸时他带着轻快的语气说自己才不在乎呢,既然没有了过去的记忆,那么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是新的记忆。“说起来……审神者大人不是人类吗?”

  不知道是谁,这么问了出来。

  “但他是我们的主公,这就行了。”

  有人这么回答。

  今剑侦查回来,报告他所探查到的所有。他说这个世界的神都死了,所有的种族都在战斗,但他们的任务目标还没有找到,所以任务还有继续。石切丸等待今剑说完,扭头(他之前一直盯着髭切)看过来开口询问。

  “那今剑你有听说或者看见过什么和任务有关的东西或者任务目标吗?”

  银发短发摇摇脑袋,他没有看见和这次任务有所关联的一切,没过一会,短刀又跑去侦查,这次用得时间久了点,也让其他刃知道他们审神者故乡,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是不完整的世界,是没有女性存在的世界。这个世界的小孩是从树上结的果子里出生或者是父辈分割自己的力量诞生的产物,如果没有强大的力量会被丢弃,要么在野外挣扎求生要么死亡。温情是几乎没有的,他们出生,并且作战直至死亡,是大部分这个世界居民的一生。

  世界最初有两位神明,一掌创造,一是毁灭。他们是兄弟,但关系并不好。毁灭之初(神明弟弟),创造之原(神明哥哥),原创造了无敌的英雄与智慧的女神,以及拱卫神座八颗荣耀的星。传言只要被初碰触过的一切都会失去生命,他是一切罪恶的源头。他的爪牙,七位魔王和一位统帅,至今仍未被英雄和女神消灭干净。

  从远古至今,最初的神明沉睡不曾苏醒,女神已陨落,而英雄至今下落不明,八颗星也仅剩残魂苟延残喘。如今魔王再临世间,又有谁可以与他们为敌?

  不过这些与刀剑男士们的任务无关,他们只需要好好的完成维护历史的任务就行了。审神者好像说过……

  “八颗荣耀的星是残魂呢,家主可不是一般人。”髭切行至石切丸身边,低头俯视他,语气轻描淡写,却又是悄悄握着栗发短刀的手。

  “主公大人可能是其中一颗星?”今剑疑问。

  石切丸看了一眼他们略微思考一下作出回答。“只是很有可能而已。”

  

  

  

  

  

  

  

  

  

【石髭】短刀石切丸(三)

  “这次任务地点保密,时间保密,由审神者大人您决定前去的刀剑男士六刃。”

  看着狐之助离开本丸,审神者拿着狐狸式神交给他的任务档案当场开始翻看,特殊任务……一般指的是非日本史,且和其他时空相关,时政并不仅仅只有大和人负责,理所当然,需要保护的也不仅有日本史,不过最熟为人知的就是就是保护历史这件事就是了。

  石切丸提出的折中方案是让髭切直接搬到三条屋里,再添几刃三条部屋也能住的下,而且髭切现在就一个刃住,搬也容易,和三条众一起也热闹,他也不会觉得寂寞。

  髭切嗯嗯的点头,没有持多大反对态度。但是最后其余三条的商量一下。源氏的髭切最后搬到了三条的隔壁。“以后薄绿来了,会不习惯。”

  银发短刀勾起一抹看起来纯洁又天真的笑,亲昵的和岩融贴贴脸,依旧是坐在他身上的姿态,轻轻的说出不容拒绝的要求。

  仿佛仍旧是千年前还未折断时属于大太刀三条兄长的威严姿态,下一刻,今剑恢复就以往笑嘻嘻的模样,仍是那一振小天狗活泼惹人爱的模样。

  “有点想和薄绿见见了呢,他也是义经公持有的刀。”

  “啊哈哈哈,是啊,和今剑一样呢。”

  向来豪爽的大型刀,在已实装的三条刀里最高的那个回答了他小小兄长的话。他注视着自己肩上的孩子,眼里全是不会错认的喜爱。

  传闻由稻荷神派出狐狸与刀匠一同打造出的刀名为小狐丸,相当爱护自己的毛发即头发,亦是三条派的一员,这时他一边梳理自己的头发,一边温柔又绅士的提出自己可以帮助髭切搬家。

  “在我们隔壁……”也不会翻起什么浪,彼时的小狐丸还太过天真不知对手的狡猾程度,比狐狸的皮毛还要油滑。“髭切殿,平时也可以与我们一起用餐,同样是平安刀,口味应该不会相差太多……”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踏上了前去寻找审神者申请调动房间的道路,但怎么找都找不到,于是他们就去征服世界,踏上成为卡密萨马的道路……并不。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审神者,在天守阁门前的院子里,高束马尾的青年正半跪在地手里捧着泥土,以付丧神的视力来看看的很清楚,左文字家的复仇之刃小夜左文字眼睛装满期待,也蹲在审神者的身旁看着,就像一个团子。

  他们的面前有一颗幼嫩的树苗,审神者把泥土弄上去,直到确认树苗站稳了这才起身,伸手想要牵着小夜,但最后又收回了手,刚刚才碰过泥土,很脏,可别把小孩子的手也给弄脏了。

  小夜微微红着脸,主动牵着审神者。“谢谢您,种了柿子树。”他开口,这么说,像是在掩饰自己害羞的模样,对于一振短刀的撒娇,审神者愣了愣,然后露出笑,显而易见的愉快心情,握稳了小短刀的手。“我们去洗手吧,小夜。”

  “请等一下,主公大人。”仗着短刀的灵巧与机动,今剑从岩融肩上跳下,半蹲在地,随即冲到审神者面前。“可以让髭切殿搬到我们三条派隔壁吗?”

  “可以哦”出乎意料,轻而易举的就被应允了。审神者笑着解释。“只是搬住处又不是你们要搬本丸,怎么样都可以哦。”

  审神者当然不知道他这一句话造成了日后栗田口的长兄一期一振与三条派的鸡飞狗跳,当然,得除掉三日月。不过他也是看够了一期的囧样,才会施施然出来拯救,那样的御前大人非常有趣,那是很久以后一期终于获得不情不愿的三条大舅子们承认他与三日月的关系后某一日三日月和栗田口如寒冰一样的胁差闲聊时说的话,脑海里大概还有一期一振每次见到他开口,那一副得救了松口气的模样,在夜下微笑的三日月,眼里的新月与天上月亮分不出谁更明亮,哎呀,非常有趣呢。

  就这样,不过一会儿功夫,髭切就搬到了三条隔壁,属于他弟弟,源氏重宝的另一振太刀,膝丸的寝室也被整理好。髭切不奢求自己直接搬到三条和石切丸一起住,退而求其次道。“石切今晚和我一起好吗?就今天。”

  石切丸一定会答应。

  “好”

  他被否决了太多次,也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举动,石切丸一定觉得对他不公平,虽然其实他并没有任何损失,在这件事情落幕后提出这样的要求,石切丸不可能不答应,而这,也是他最开始的目的。

  髭切笑容纯良温软,谁会知道他们的反应都在他意料之中呢,同样是平安刀,他也与他们中的刃相遇相识相知过,自然,那刃口里也提过他的兄弟们,模样性格与喜好,都记得清清楚楚,啊呀,嫉妒是会变成鬼的,要斩掉鬼呢。

  这一夜,枕头松软的过分。

  石切丸倒没有新刃初化人形的不知所措,反而很熟悉的使用日常用品。明明现在只是短刀,却能好好的照顾髭切这个太刀。“……刀活千年……有很多事都不记得了呢……”

  但也不至于连怎样洗漱打理自己都忘记了吧。两刃合衣而卧,盖着一床棉被。髭切抱着石切丸进入久违的甜美梦乡,与千年前两刃确定关系时不同,这次是石切丸被髭切抱在怀里。

  武将向来无所拘束他的刀也是一样,谁能相信在战场上几乎战无不胜的付丧神会有踢被子这种不太好的习惯,甚至,还差点生病,虽然付丧神不太可能生病,但也会惹刃担心。后来,倒是好好的改正了。

  柔软的被褥塞进一个孩童一个青年也不挤,而是还有多余空间,足以让两个人都做个温暖的梦想。

  晚安石切。

  晚安髭切。

  这样互道安好后,二刃就陷入了睡眠,清早清醒的时间又是一样,明明是短刀,却依然可靠的石切丸很快就穿好衣服,并且替髭切扣好他总是扣错的衣服扣。“去吃早餐吧,髭切。”

  “不给我个早安吻吗?”

  “你说什么?”

  “没有哦,你听错了。”

  早餐食用完毕,审神者也公布了这次特殊任务的名单。“队长石切丸……”审神者有一个习惯,每来一个新刀,那么新刀来后的第一次任务,必定是新刀担任队长,并且任务不会太难,即使是新刀也会圆满完成。

  “今剑、山姥切国广、山伏国广、髭切、鲶尾藤四郎。”还会让初始刀与锻出或接回来新刀的当日近侍陪同,如果有同刀派还会把同刀派之一也编进队伍,其余则是按照任务要求指定人物。

  “这次的任务需要保密,待会队长跟我来,告知任务要求。”

  “兄弟!好像是个很有趣的任务!

  被编入队伍的胁差鲶尾藤四郎兴奋到头发一甩一甩 像个小尾巴。“记得完成任务。”

  “当然,我不会只顾着玩,兄弟你知道的。”

  哦。

  天守阁的门严丝合缝,明明知道设有隔音结界鹤丸国永还是不死心的把耳朵贴在天守阁窗户上试图听到只言片语。最后他只能撇撇嘴什么都没听到嘛,转头去找三条家的人,他们也算是亲戚,虽然是表的,他对他们审神者锻出的短刀石切丸很感兴趣,不是大太刀,是短刀,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他惊奇。

  “三日月,小狐丸!”银发金眸的青年眼睛在闪闪发光。不知道又想出了怎样有趣,初始让人哭笑不得后来又可以让人变得心情愉快的惊吓。

  “鹤丸。”

  “是鹤丸啊。”

  哪怕隔的很远,也能一眼把那两个人认出,何况,鹤丸现在就在他们对面。两个人正在廊下喝茶,原本石切丸也会在,不过他正在天守阁从审神者哪里得知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对面正是天守阁。

  天守阁里,两位面对面坐着。审神者倒好茶,把茶杯推了过去,想了想又把随时备着给来找自己的短刀爱吃的点心碟子也推了过去。

  栗发的少年有些无奈。“我不是小孩子了。”但是眼睛却在瞟点心,三条派石切丸喜欢甜食,如果髭切在,那么就会告诉审神者这条重要信息。“但是点心很好吃的,尝尝看?”

  石切丸伸手拿起一块较小的,可以一口吃掉的点心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笑容不自觉的在脸上蔓延开。

  “……你们会去到属于我的过去”审神者抿了一口茶,才开始说这次任务。“……属于另外一个还不完全世界的糟糕历史,但是也是不可以更改的。”

  “你们的任务是前往神历27100年阻止“杜尔迦”继承审判之名号”的。如果见到那个时候仅剩残魂我也不要惊讶,无需管,但是绝对不可以暴露你们的身份。”

  “……如果能见到……算了……你们的敌人很有可能也会去到那个世界。保护好大家还有你自己,我希望看到全员出发,也可以迎接全员回归。”

  

  

  

  

  

  

  

  

  

  

  

  

  

  

  

  

  

【石髭】短刀石切丸(二)

第二章
  
  等三条家五振及源氏一振六位刀剑男子离开了锻刀室,审神者也对刀匠先生作了告别,他这才出了锻刀室,直奔天守阁而去。刀帐被他放在哪里,而里面记载着关于召唤而来的刀剑男士们的所有信息。说不定,会有这位短刀石切丸的一切记载。
  
  天守阁是本丸内最高的建筑,站在上面可以把本丸的一切都一览无余。时政更是对每一座本丸的天守阁都设了结界,那是审神者们的住所,同时也含有保护作用。天守阁是只允许审神者与其当日近侍可以随意出入的地方,其他刃不得踏入分毫。
  
  另外一边髭切领着石切丸经过走廊,浅绿发色的平安刀捧着瓷杯颔首,眨了眨眼睛,向着他们投以注视。特别是那位有着明显短刀身高与付丧神气息的栗发孩童。唔,那就是审神者今日锻的新刀吗?是一振短刀呢。
  
  模样好像似曾相识,嘛,总归审神者会介绍的,不过,大包平什么时候会来这种本丸呢?
  
  廊下的莺丸捧起茶杯,缀了一口。
  
  嘛,总会来的。
  
  石切丸攥紧髭切的手,在髭切察觉到之前略略松开,他的脑袋往四周环顾了一圈。“本丸……,是这样的么”
  
  髭切干脆蹲下,把短刀姿态的对方抱在了怀里,真是是奇妙的体验,独属于他,髭切,这个本丸的髭切独一无二的体验。“是个好地方呢。”这样说着的髭切,微微眯起眼睛,审神者大人……可不是一般人呢。
  
  髭切伸手,指向本丸里那颗最高大的樱花树。石切丸也向着髭切手指的樱花树看去。软绵绵的声调再度响起,却不是绵里藏针,而是真心实意的介绍。“唔,听说从初始刀山姥切国广被唤醒开始,这颗……嗯……万叶樱就在本丸了。他们说,只要在上面许愿,那么愿望一定会得到满足。……还是一群小孩子呢。”
  
  说到这他露出一个仿佛在恶作剧的坏笑,目光悠远得望向了遥远的平安京。
  
  “过去的你……”还没有送去神社修身养性的时候。还作为战刀活跃在战场上的时候。“……与现在相比,可是有非常大的不同呢,像个小孩。”髭切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继续。
  
  今剑终于赶上了他们,看着他们现在的模样一双红眼瞪得溜圆,直到三条家与他关系最为要好的岩融赶到仿佛是才能够发出声音。“髭切你们……”
  
  “怎么了吗?”有着无害面孔的源氏太刀笑容无辜,光是看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就让人无法苛责。“我也是很喜欢短刀们的哦。和他亲近不可以吗?”
  
  今剑叹了一口气,他也不讨厌和非短刀、三条的一起玩,但石切丸明明不是短刀,他是大太刀啊。但是看着石切丸现在的身高与本体实在无法说出口。他本来就不是擅与言辞的刃,他转身三下并做两下攀爬到了岩融肩膀上,决定还是直接说。
  
  石切丸在髭切怀里也悠悠的叹口气,被别人抱在怀里,作为曾经的大太刀来说这还是第一次。不过今剑和岩融过来是有什么事吗?他探询的眼神望向了岩融,现在执着于髭切的今剑估计是无暇解释了。
  
  一高一矮的声调重合,内容仿佛也是提前商量好的。
  
  “三条和源氏,(石切丸)你住在哪边。”
  
  髭切不等石切丸回答,笑容温软的开口,声音越发绵软。也越让三条派的两刃警惕,源氏重宝里的兄长可不是他弟弟膝丸那样单纯好骗,他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要认真琢磨。
  
  今剑有些后悔没等着小狐丸和三日月一起了,至少他们要比他能说会道。
  
  髭切低着头,故意做出一副失落的模样,他知道,不论是怎样的石切丸,对他总是会心软,哪怕明明知道他是假装的。
  
  “三条派的大家能团聚真的很好,但是……我的弟弟……我等了很久……弟弟丸却一直没有来呢。所以石切丸愿意和我一起等到弟弟来再返回三条吗?”
  
  石切丸愣了愣,张口就要作答。那一振天下最美之刃,眼睛里有着新月的付丧神三日月漫步过来,抢在他的兄长之前开口,状似无意的说道。“可是髭切殿你不是昨天才来到本丸的吗?还是说爷爷年纪大,记不清了,哈哈哈。”
  
  小狐丸轻笑着看着,哎呀,这样的三日月真可爱。顺势走过去从髭切的怀里把石切丸抱过来,随即放在了地下,大狐狸挑挑眉,意外的轻松,他还以为髭切暂时不打算放手呢。不过……他眼睛注视着石切丸……并没有听说石切丸本打磨成了短刀啊,但是这位石切丸的气息又与他所熟知的那位一模一样。
  
  石切丸沉默了半晌,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髭切,髭切被三条派的众刃看着也仍旧是那副看起来温柔无害的模样。毫无自己意图被戳穿的模样。之后,石切丸提出了一个他自己认为折中的办法。
  
  天守阁干干净净,有在脖颈系着一根红绳的纸片人在打扫,看见审神者进来急急忙忙的把扫把和簸箕放在墙角。审神者没忍住笑出声来。“不用急,等下我还要出去。”
  
  温润得嗓音即使比之刀剑付丧神也毫不逊色,他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没有标题也没有作者,就是很薄的一本,那就是刀帐了。审神者张口,却没有声音发出也没有动手打开它的意思,这一册刀帐却哗啦啦的翻着。最终,停在三条的界面。
  
  审神者的目光依次看过去,最后停留注视稚嫩的脸庞。三条家的大太刀因重铸变成了短刀,这说得是今剑。凭着小天狗如今活泼的不行的模样很难把他与大太刀挂上钩。……而石切丸……从铸造起就被送往神社,从未沾染过血腥,这是当下最流行的说法,他也见过别人家的石切丸,并没有丝毫属于战刀的血腥气味。
  
  而被召唤来的短刀石切丸……他能感觉得到,血腥气几乎蔓延了整个身体,本身的气味都快要被掩盖下去。刀帐上除了明显变小的外貌及身高,一切数值(除了机动与侦查)都与大太刀的数值没有太大区别。
  
  机动与普通短刀无异,既不是最快的但也不是最慢的,侦查则是增长了许多。入手时的自我介绍与入刀账后不太一样,审神者沉默着看着记载着哪里的那个地方。
  
  “我是石切丸,曾经是大太刀。是在平安年间锻造出的刀剑,属于三条刀派,似乎是在送往不小心进了一片特殊空间,再次醒来是就以短刀的姿态现世了。”
  
  这一振石切丸……似乎……很有可能与其他本丸不一样,审神者以陈述句说出后半句话。等审神者出天守阁,已经临近黄昏,这座本丸的狐之助在天守阁的门口等待已久。一见到他,激动的跳起来了。
  
  审神者只好伸手去捞住狐之助,把写好的信递给狐之助,他眉眼弯弯。“这两封信,麻烦你送去了。给你油豆腐奖励哦。”
  
  一听有油豆腐,狐之助精神抖擞,连尾巴都翘起来。“放心吧,审神者大人。”
  
  原本它下一刻就要窜出本丸门口去送信,然后以超快的速度回来享用它心爱的油豆腐。临至门口时,它又紧急刹车后退,直把自己撞到审神者怀里。审神者撸毛的手艺相当不错,狐之助眯着眼就要放松快睡过去的时候才想起正事。
  
  “审神者大人,有新发布的特殊任务。”大呼小叫的狐狸式神引来了不少并未在出征与远征的刀剑男子的注目。
  
  “特殊任务?啊啊好想知道是什么啊,兄弟你也是对吧。”
  
  栗田口家的胁差双子,黑发的那个拿手肘撞了撞自己的兄弟。
  
  “嗯……”冷淡的胁差回应了自己的兄弟,虽然依旧话相当的少。

【石髭】短刀石切丸(一)

 
  “跟我走吧,友切 。”
  
  “……好。”
  
  这是髭切来到这个本丸以后第三次关于很久很久以前的梦 。
  
  拥有软金发色的源氏宝刀髭切跟随着审神者前往锻刀室,他是今日近侍,彼时他还不知道今日锻出的那一振短刀会给他怎样的惊喜抑或是惊吓。
  
  审神者对着三头身的刀匠点点头 “麻烦你了。”
  
  刀匠有条不絮的把玉钢等资源依次放入锻刀炉,火焰在炉里升腾而起,显示时间是两小时三十分钟,接下来只需等待即可。
  
  应该会是一振大太刀,本丸现在所有的大太刀只差石切丸,如果不出意外必定是大太刀石切丸无疑。
  
  三条派的小天狗今剑,蹦蹦跳跳的先于其他人来到锻刀室,其后不久岩融、小狐丸、三日月宗近也接连来到了锻刀室。除了石切丸,三条已实装的全员聚齐,真不知道审神者到底算不算欧。
  
  “主公大人,加速符还有吗?”今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三条刀派的大太刀了。
  
  “看我这记性……”审神者一拍自己脑袋,随机迅速拿出一张加速符拍了上去,面上不免露出期待。
  
  一阵樱飘雪中,身穿八龙甲胄的小小身影出现在他们眼前,稚嫩的童音响起对着审神者做自我介绍。
  
  “我是石切丸,过去是一把大太刀,为什么现在是短刀,无可奉告。”
  
  还不等其他人做出反应,栗发紫瞳的短刀目光牢牢锁定住髭切,哪怕脚踏着木屐也不减身为短刀的灵活度。不一会,他就站立在髭切面前。努力伸出手臂,似乎是想要摸摸髭切的脸颊 ,但以他现在的身高即使踮起脚尖也够不着髭切的下巴,没过多久石切丸放弃了继续尝试的想法。
  
  转而对着髭切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友切……”
  
  那是髭切很多名字的其中一个,因斩掉小乌两公分,被认为砍了自己的朋友而得名。源氏的太刀蹲下身子,目光与琉璃紫眼眸对视。软绵绵的声音带着些许怀念与一些未名情绪,复杂难言。
  
  “好久不见了,石切。”
  
  千年前他们的相遇并不算美好,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糟糕。
  
  而后来关系的转变也没有必要多提。
  
  髭切牵起石切丸的手,令人惊异的是石切丸仿佛习以为常,髭切笑得温柔无害。
  
  “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直至二刃声音越来越远,审神者眨了眨自己的金色眼眸,稍微有些疑惑的对这三条派的诸位问道。“你们确定石切丸是大太刀?髭切和石切丸应该没有渊源啊……”髭切怎么会说出好久不见这样的话。
  
  “可是万屋和演练遇见的石切都是大太刀……”今剑坐在岩融的肩头,眨巴着红色眼眸。
  
  审神者皱着眉头。
  
  “总之,先上报时之政府吧。”随后他又松开拧紧的眉。“髭切打算让石切丸住哪?”
  
  三条派的众人齐刷刷的无言,之后已经极化的今剑率先离开了锻刀室。总不能让三条派的刀住在源氏部屋吧?不过短刀石切丸的性格似乎不像身为大太刀及御神刀那样温和无害,希望是只是自己的感觉吧。小狐丸与三日月并肩,慢慢的走出锻刀室,岩融在今剑离开不久,就跟上去了。